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红色金融

【长征胜利80周年】扁担上的国家银行——记长征中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上)

发布时间:2016-11-03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

1931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叶坪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布诞生,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实行工农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按照会议精神,苏维埃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决定迅速筹建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和中央造币厂,并选派毛泽民为行长,负责筹备工作。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旧址

19322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在瑞金叶坪成立,同年3月正式营业,银行基金100万元,由国库从预算案内拨给,各项业务工作全面展开,存款业务主要是财政性存款和红军部队、机关、公营事业的往来存款,同时也开办储蓄存款等业务。

193410月,红军主力撤离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战略转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中央革命根据地红军转移,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踏上漫漫征途

长征前,国家银行被编为中央纵队(红章纵队)第十五大队。银行工作人员毛泽民、钱希均、曹菊如、莫钧涛、任远志、曹根全、黄亚光、吕汉勋、刘建棠、章水柏、张达远、郭金水和一位总务科长、一名饲养员,共14人,都编在这个大队。队长是袁福清,政委是毛泽民,党支部书记是曹菊如。副行长李六如夫妇被留下打游击。

国家银行在撤离瑞金时,带走的东西包括几十担现洋,几十担票子,都是中央造币厂自制的银洋,还有油墨、纸张和印钞票的机器等,共计100多担,配备100多名运输员。为了保卫他们的安全,中央军委还特别配备了一个警卫连给第十五大队。

 

红军长征路线图

秋风乍起,落叶飘飘。19341010日傍晚,毛泽民率领十五大队,与中央纵队一起,离开瑞金云石山,向于都集合。16日,在苍茫夜色中,他们渡过于都河,用扁担挑着一个国家银行,跟着整个苏维埃共和国开始了艰难的征程。

翻过一座大山,又是一座大山;渡过一条大河,前头又是一条大河......长征之初,红军就像搬家似的在赣粤湘边界崇山峻岭中艰难行进。毛泽民的十五大队跟着军委纵队在中间,用不着与敌人拼杀,看起来似乎很轻松,其实不然。他们是挑着整个共和国几乎所有值钱的家当行军,特别是几台笨重的印钞机、铸币机,把他们拖累得够呛。

毛泽民原夫人钱希均回忆:“开始连印票子的石印机都带上了,好几个人抬,笨重得很。这是‘左’倾错误的原因。后来到了广西境内,采纳了毛主席一再提出的大轻装的建议,才把石印机以及一些东西埋在了路边。”她还回忆到:“每人担七八十斤东西,同志们是很辛苦的,加上饥寒交迫,有些同志第一晚上歇下来,第二天就再也没起来,长眠在路旁。泽民见到这些可爱的同志倒下了,只好摘下帽子,低下头沉默致哀。”其实,从一开始,毛泽民就反对带着笨重的机器上路,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上级决定。后来在毛泽东同志的一再建议下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毛泽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在长征路上的任务主要有:一是参加没收征发(打土豪筹款),二是负责保管分配工作。除携带金银货币供应红军的军需外,每到一个休整的地方,还要组织货币发行与回笼工作。由于钞票的发行和回笼紧密配合,有充足的物资保证,并保证钞票由银行兑换,发行的货币在当地群众中有良好的信誉。

在长征中,十五大队黑夜行军,跟着队伍前进;白天宿营,就在宿营地树起一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银行招牌——“国家银行在此办公”。苏区的票子,可以在他们那儿兑到白花花的现洋(银元),以供部队急需。

毛泽民还兼任了没收征发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是林伯渠,由于年龄大了,被编在休养连,长征路上打土豪筹粮款的担子主要落在了毛泽民的肩上。于是每到一个宿营地,毛泽民都要深入贫苦群众宣传党和苏维埃政府的政策,宣传红军纪律,调查了解当地土豪劣绅的情况,按照政策没收征发他们的财物,并向群众采购粮食供给部队。

 

遵义是长征途中国家银行唯一发行纸币的地方

19351月,中央红军进驻市面上只流通银元而不流通国家银行纸币的遵义。第十五大队在进入遵义之前,队长袁福清同志调离,曹根全同志继任大队长。毛泽民与时任队长的曹根全商量,决定趁长征以来红军从未有过的10天休整之机,发行国家银行纸币,补充红军急需物资;做好货币回笼工作,不让人民受损,特在遵义新城商业中心区设立货币兑换处。当时遵义的食盐都来自四川自流井,路远且运输困难,一直为军阀、官僚、奸商所垄断,盐价昂贵。毛泽民将没收当地军阀王家烈的大批食盐以低价卖给民众,但规定只收国家银行发行的纸币。这样一来,当地民众卖出自己的物品获得纸币,再用纸币去购买珍贵而价廉的食盐,形成了一个货币流通的良性循环。

 

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遵义旧址

在红军即将离开时,尚有部分纸币未收回,遂用现洋兑回,以保证群众不受损失。所以国家银行纸币信用很好,群众很欢迎。遵义是长征途中最大的城市,商店很多,因为国家银行发行的纸币,既可买到市场上很缺的食盐,又可兑成现洋,所以大家争要‘红军票’,商店齐开门,军需品得到补充。街上有很好的菜馆,群众沿街摆地摊,醪糟鸡蛋之类的小吃,随处都有。红军手上存的零用钱,路上用途少,在此地都要买点好吃的和行军必需的小物品,所以红军进城十天,全城活跃,极一时之繁荣。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