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协会征文

【2017年•来稿选登】支付与陪伴

发布时间:2017-07-28

小时候,支付是奶奶深深地宠溺,陪伴我健康成长。

我的奶奶是一名农村公办教师,但她却没有一点教师的样子——不带眼镜,没有一点学究气,穿着朴素,嘴角经常扬着笑容。但她极爱抽烟,“抽根烟歇歇”,是她为抽烟寻找的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每次吃过晚饭,总是先吞云吐雾一番,才去刷碗。我为了讨她欢喜,总是先递上一支烟,学着她的话说,“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奶奶高兴地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还是我大孙女最疼我!”在她的心中,只要是给她买烟就是疼她。

三岁的时候,我就承担起了给奶奶买烟的重任。那时候,总是手里紧紧攥着一元钱,就出门了。长大了才知道,别的小朋友都是先学会的打酱油,而我是去买烟。奶奶说,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对她来说最重要:第一是烟,第二是我,我从不介意她把我放到第二位,因为她的烟都是我买的。

青春期,支付是情窦初开的苦涩,埋在心底最深处。

学校操场的旁边有三棵桂花树,约有六七米高,碗口粗的树干,枝繁叶茂,白色的小花掩映在碧绿的树叶中,甚是好看。每到八九月份,整个操场都弥漫着桂花的香气。

有个男生和我一样特别喜爱桂花,他是我的前桌,个子不高,却才华横溢。我告诉他,桂花可以直接吃,甜丝丝的,泡水喝还可以缓解疲劳。他果真放到嘴里吃了起来,还摘了好多,说要回家晒干了泡水喝。第二天他没来学校,老师说他得了腮腺炎,接连好多同学都被传染。不知是谁传出的谣言:吃了桂花就会得腮腺炎。当时我真的以为是这个原因,懊恼不已。放学回到家,就把我的攒了好几年的硬币储蓄猪给砸碎了,跑去药店,买最好的药去请求他的原谅。可药店老板嫌弃我的钱太零碎,拒绝卖药给我。最后我悻悻地回了家,我始终没有把道歉说出口,只是从此之后不再感觉桂花香,也不再买新的储钱罐。

长大后,支付是无悔的青春,丰富着我的大学生活。

大学是在离家三百公里的陌生城市里度过的。入学时,我收到了学校给的一张银行卡,到银行开通短信通知业务,卡里的来账和扣款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虽然卡在我手中,却从未在网上派上过用场。 一直到13年的光棍节,它才真正的为我所用。那时,学校里的学生都莫名地躁动,晚上12点也不休息,等着淘宝的打折优惠,每个人都热情高涨,为成为一名“剁手党”而激动万分,那一天,淘宝的交易额达到了350亿。

现在,支付就是生活。

如今,出门不带钱包可以,不带手机却跟丢了魂一般。网上购物,商场付款,餐厅消费甚至交水电费,越来越多的人更习惯于掏出手机而不是钱包。早上出门坐公交上班没带钱包,找旁边的女孩借两元现金,加上微信发个红包就轻松解决;下班去菜市场买菜,没带钱包,老大妈忙里偷闲冲我喊:姑娘,加我微信,给我发红包;请客户吃饭,打开手机APP,选好餐厅后付款;看电影提前在手机上选座购票不排队;就连朋友结婚随份子也可以发个红包表示祝贺。

有没有想过只要在一个微型终端上按一下手指就可以完成商品支付?有没有想过只要扫一扫电视购物上的二维码就可以送货到家?有没有想过只凭借一张人脸就可以花遍全中国,这些都不再是梦想,多样的支付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既安全又随性的生活。

 

作者  韩宇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