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协会征文

【2016年“支付与生活”征文•一等奖】世界很大,留守儿童也能去看看

发布时间:2017-04-25

  熊小宇是我在大学暑期支教时认识的留守儿童,那年他刚刚满10岁。

  我们的支教地点在安徽省的革命老区大别山,四周群山环绕,没有想象中的平坦大道,进出都靠唯一一条蜿蜒盘旋的山路。这是一条只比客车车身稍稍宽一点,没有护栏的山路。坐在车里的我们,抬头看到的,除了大山,就剩下身旁断崖式的深渊。司机大哥略踩油门,车身后便一片尘土飞扬。我不禁感叹:进山已如此艰难,出来怕更是不易,想必山里的人们也很少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吧。

  进山后,我发现当地的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儿童,以和妈妈一起生活的居多,熊小宇是那群孩子里的一个例外,他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是爷爷把他拉扯大的。初次见他时,他正拿着我们发的新文具盒开心地咧嘴笑着,一眼就能看到露出的两颗小虎牙。孩子们说,他们很久没有新书包新文具了,用的都是哥哥姐姐留下来的。看到我们的手机,他们也觉得很新奇,山里没有网络,平时和爸爸妈妈打电话都是用家里的座机。

  大别山里的人们日常开销并不大,山前屋后都种满了瓜果蔬菜,基本能自给自足。当地盛产灵芝,人们会把晒干的灵芝收集好,然后卖给镇上的商贩。学校旁边的杂货店是山里唯一一家可以买到零食的小铺子,现钞是交易唯一的支付手段。有天傍晚,我给熊小宇买完雪糕后,老板娘找了我一张两毛的绿色纸币,那是1980年的第四版人民币,早已不再流通了。钱在孩子们的概念里只是每年春节父母返乡的时候,用塑料袋或者报纸裹得严严实实、贴身揣着的那一叠整整齐齐的花纸片。山里没有银行,他们甚至不知道银行卡的存在,山里也没有网络,他们更不知道有种支付可以在看不见的世界中完成。

  从大山回来以后,我和熊小宇一直保持着联系,每年我都会买一些书籍和零食给他。虽然东西不多,我却盼望着熊小宇能离外面的世界近一点,再近一点。

  前两年,这些都是拜托新一届的支教成员带过去。然而,渐渐地山里也悄然兴起了快递,之后我便开始了邮寄。从最初十天半个月都不见踪影的包裹,后来也能在一个星期左右到达熊小宇的手中。熊小宇告诉我,现在山里的人们也开始学会运用网络了,家里的灵芝再也不用运到镇上,便捷的网络交易和发达的快递业解放了大山的禁锢。他们也会通过网银支付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他还告诉我,当年我们送的书包和文具盒,虽然早已经旧了,他却舍不得扔掉,还一直收着。最让他开心的是,山里很多孩子的父母都从外地回来了,包括他的爸爸妈妈。山里的条件变好,家长们更愿意尝试回到家乡发展,和孩子们在一起。

  夜幕低垂,我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轻声问电话那端的熊小宇,还想离开大山吗?他沉默了一会说,想,但现在更想留在大山。以前好好学习是为了走出大山,而现在的努力是为了更好地建设大山,这样爸爸妈妈才不会离开,只有他们在的地方,才是家。听完他的话,我的心里一阵柔软,觉得连热热的晚风都在变温柔。我从心底赞叹这个时代,因为有了网络、有了快捷支付,大山再也不是那个封闭的世外桃源,它让一切变成可能,更让这个从小就忍受着分离的孩子找回了家。

  以前,我曾在心底默默地告诉自己,要感恩,要珍惜拥有的一切,因为你手里握着的、你所厌倦或者习以为常的,或许正是他人所渴求的。然而,这几年,孩子们生活的变化带给我的感慨却远大于此。随着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山里的人们可以接触到山外的世界,以前不敢想不敢买的东西似乎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他们开始享受这个时代的信息流、资金流,融入大环境下的支付生活,支付时代的到来,为山里的人们带来改变生活的机会,世世代代延续的贫穷将一去不复返。

  2016年新年,熊小宇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个6元钱的红包,祝我来年一切顺利。感动之余,我突然明白,支付工具的发展,不仅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更是心理上的一种温情鼓励,让山里的孩子们相信,他们和城里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同样拥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他们的人生同样可以绽放光彩!

  世界很大,留守儿童也能去看看。

(作者:沈星彤)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