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协会征文

【2017年•来稿选登】一个吃货的素描

发布时间:2017-11-10

侃爷今年五十八,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大嘴吃八方,哪里好吃哪里钻。是的,真的是钻。不夸张地说,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半辈子,没有侃爷没吃过的馆子,没有他不知道的美食。高级饭店也好,街头小摊也罢,但凡是稍微有点名气的,都有侃爷的足迹。侃爷生就一个吃货的好鼻子。原来住巷子的时候,傍晚时分,侃爷站在巷口,只需片刻,谁家晚饭做的什么,醋放多了还是盐放少了,他基本能给你细细地数出来。

侃爷最常说的一句话是: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走到哪,兜里必须有相当数量的票子才能让他踏实——要不然就得饿肚子。是的,必须是真金白银。俗话说,有财不外露,露必招贼惦。侃爷也深知其道理,在那个什么都不发达的年代里,他自有他一套藏钱的本事。像一般人那些把钱藏在帽子里、脚底下、内衣里的把戏,在侃爷看来那都弱爆了。侃爷那会儿时常背着一个军绿色的破水壶,外面包着一个毛线织的网兜,乍一看和普通水壶没啥区别,但秘密其实就在那个网兜里——它里面有个小夹层,侃爷平时就把钱塞在那里面,然后大摇大摆地满世界招摇着。当然,偶尔也有意外,譬如遇上某个热心肠的人,非要给侃爷倒水,侃爷总是把心提到嗓子眼,生怕给它淹了;或者偶尔把水壶遗落在某个饭局的某把椅子上,每当这时,对侃爷来说,可真是要了命了。急死人,又不能对人说,这也算侃爷一生中少有的几大郁闷事情之一了。

好在侃爷是个爱动脑子的活泛人儿,总是敢尝试一些新鲜的事儿,当然如果这事跟吃有关,那就更好了。上个世纪90年代末,当大多数人都还在拿着纸币提心吊胆地出门的时候,侃爷办了他人生的第一张储蓄卡,抛弃了他的绿水壶。从此以后,侃爷出门更是如有神助,带上身份证,揣上卡,想去哪去哪,想吃啥吃啥。但是侃爷每次取钱也从来不敢多取,一来怕丢,二来实在是怕贼惦记。至于那点手续费,虽然也心疼,但是想想,人生哪能事事如意?侃爷还是很想得开的。

再后来,侃爷又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张信用卡,从此以后,那更是四海八荒随便吃了。不仅不需要取现,还可以先吃后还,偶尔还有折扣,那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为了吃,长途跋涉算什么,侃爷原来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了,还能更自在吗?

现在,事实告诉他,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不仅能先吃后付款,还能送货上门!想吃啥,天南的、海北的,只要你能点,冷的、热的,哪怕是常温的,定时定点给你送到嘴边都可以。偶尔赶上店家心情好,吃顿霸王餐也不是不行。要付款,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今天想装土豪想要砸现金——可以;明天想刷POS,显摆一下刚办下来的钻石卡——没问题;刚刚收了个大红包,微信转账吧——也随你;甚至还能扫码支付,看着像是一样的码,实际里面千差万别,绝对让你搞不错。

如今的侃爷,摇着芭蕉扇,喝着普洱茶,没事刷手机,逢人便说好。什么好,科技好,人好,吃的好,最重要的支付方便好。前几天,侃爷看新闻,说是以后付款可以刷脸了。看着镜子里自己白白胖胖的大脸盘,不由自主地感慨道:我这半辈子,总算没白吃,精心养成的大圆脸,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作者:李明明  齐鲁银行天津武清支行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