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专题报道

高层对话现场文字实录

发布时间:2012-04-12

    主持人:各位嘉宾,下面我们进行高层对话环节。我本人从头到尾听了所有领导和嘉宾的主题发言,感觉受益匪浅,没有想到看似简单的移动支付,背后有这么长的一条产业链。而且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今天到会的各位嘉宾,不管你是在产业链的哪一个环节,大家都是抱着开放、合作、共赢的心态来参加这次论坛。接下来我们要请出产业链上几位重量级的嘉宾代表,一同分享各自的观点,来一次思想的碰撞,他们是联动优势电子商务公司首席执行官张斌先生;北京通融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唐彬先生;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宽海先生;EMVCO董事会成员Marc Kekicheff先生。首先请各位嘉宾做一个自我介绍。

    唐彬:大家好,我是通融通信息技术的唐彬,2004年我们开始接触移动支付,但是感觉那时候太超前了,2009年要感谢苹果,我觉得移动互联网新的浪潮来了,所以我们现在又转过头来做移动支付。

    张宽海:大家好,我是西南财大的张宽海。我在十多年前就关注移动支付,长期对电子支付方面的问题进行研究,我希望把我的各种看法和观点跟大家做一个交流。

    Marc Kekicheff:我在IC卡技术方面已经有22年的经验了,我是在法国工作的,我们当时也做互联网的项目,在1994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做EMV技术标准的制定,后来又做了一些应用的开发,主要是针对行业的技术标准的协调。

    张斌:大家好,我是联动优势的张斌。我们公司是2003年成立的,从一开始成立股东董事会要求我们做移动支付,在移动支付产业链方面体会比较深,确实有很多机会,同时还有一些困难和挑战,所以还需要投入更多资源来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移动支付发展迅猛,这是大家的共识,而且我手上有这样一份报告,2011年全球移动支付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非常惊人的数字,有多高呢?是2400亿美元。另一个报告预测说2014年全球移动支付交易的总额将达到1.13万亿美元。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看似这么一个广阔的市场,怎么感觉好像离我们身边这么遥远,至少说我或者说我们身边的朋友,可能包括台下的嘉宾,真正使用移动支付或者说用移动支付进行日常消费的人很少。究竟移动支付在我国的发展现在存在什么样的挑战,是我们讲的太空太远,还是说我们没有把问题看清楚、看透彻呢?

    唐彬:这十多年来移动支付我一直没有放弃,因为我认为移动支付一定是未来的方向。到底什么是移动支付,近场就是移动支付吗?通过iPad就是移动支付吗?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了很多应用和交易方式让支付更加方便,需要随时随地。十多年需求的酝酿到今天开始到爆发的时候了。我回国这13年,我觉得只有两个问题,需求是最大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解决了,有需求。我们的客户和在座的各位一定有移动支付的需求,这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解决了。

    另外一个最大的问题,不管是以人民银行为主导或者是工信部,我认为定一个标准很重要,但是这个问题我不讨论。我只讨论一个问题,上下游怎么去定位,价值链、合适的利益怎么保障,这个问题没有搞清楚。我大概在三个月前去了招商银行,他们也没有想清楚,要不要投入资源做。今天在座的有移动运营商的老总,还有银行的老总,我认为大家还没有想清楚,大家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我是运营商,我要当老大,或者我是银行,你要听我的。对不起,你们谁都不是老大,真正的老大是用户。运营商和银行不要做老大,你们做老大就完了。因为你们十年前做老大,这个行业还没有起来,真正的老大是用户和小的开发商,是离用户最近的开发商。

    张宽海:移动支付好像就在我们身边,但是谈到支付离我们非常遥远,这个遥远的原因是产业链。实际上任何支付都是账户支付,包括银行卡支付。所以我们应该跟银行有一个合作。这个合作是在多方利益的博弈下,谁是老大?金融都认为银行肯定是老大,通信认为自己是老大,所以合作共赢在开始的时候大家可以合作,但是共赢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消费者来说,我说两个观点。任何一个技术是非常完美的,非常好的,给你展示出来也很好。但是社会认不认可,社会的认同靠消费者接受,消费者接不接受,现在移动支付一说就是智能手机,请问谁为了支付去买一个智能手机?而且我们定位支付是零星小额的支付,在支付体系里面是一个补充,相当于毛细血管一样,细胞之间交换营养和氧气。动脉心脏有了,但是毛细血管不发达,所以细胞发展畸形。在农村享受不到支付便利,但是刚好是一个开辟的天地,因为没有其他金融服务给他提供,所以国外的经验,不发达地区移动支付成了热点,发达地区都偏重于小额。我们也不能把移动支付说到天、说到地,实际上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观点。现在我都觉得正像十年前我们谈电子商务一样,当时工信部信息化司的司长问我,他说电子商务究竟什么时候能发展起来,我说五到十年,现在我们的移动支付也是这样的。

    另外一个市场就是广大农村,可以通过手机或者是远程,实际上是通过跟云平台连接,背后还是商业银行账户支付的方式。我接触到搞手机支付拿出来的产品都非常漂亮,但是社会接不接受,消费者接受不接受,消费者不接受,社会就不认可。一个商业模式你不可能永远的投入,今天的主题很好,但是我觉得“共赢”的“共”字非常困难。我在这里呼吁,商业银行在手机支付让点利出来,让第三方支付有生存的空间,你不能说我是老大,钱从我这里花,你要看到这个钱都留在金融系统的账户上,这些都是你的资产。所以服务费和手续费,你不要扣费没商量,要让一点利出来,这样第三方支付才能成活和健康的发展。

    Marc Kekicheff:我认为移动支付肯定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非常成功,对于客户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实用简单,对于银行来说是安全。如果简单的话,我们在背后必须有复杂的技术来支持,对于银行来说他们不能用简单的方法来开展银行业务。但是对于终端用户来说,他们关注的是是否简单,用起来是否实用。比如说在农村市场,他们希望是一些简单的操作,而不是非常复杂的操作。对于银行业来说,我们所需要的是安全。大家都知道对于技术来说,比如说像Google或者是苹果,他们关注的是安全和便捷性,比如说Google的电子钱包,几个月出现了安全方面的问题,这些安全问题需要银行业来解决。

    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些基本的技术,我们的需求会很快的上来。中国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市场,中国会发展的很快,也会发展的很大。因为中国的人口是很多的,因此我在这方面持一个乐观的态度。我们已经拥有了现有的技术,我们的需求马上会出现爆炸式的增长。

    张斌:我的观点跟刚才三位讲的有些部分比较一致,关于在用户层面上和接触面上,用户是越多越好。这种应用其实更多的是展示商品,然后让用户能够感受他的服务,越多的应用支持商品的展示和用户的选择,这是非常好的。刚才唐总已经讲了像iPhone,包括像安卓和互联网、团购等等都增加很多商品种类或者是用户的体验。我之前花比较多的时间来研究iPhone的模式,其实苹果做的是比较封闭的,它不允许大家有更多的支付变化,要么就是用信用卡,它的后台的支付、结算、账务处理是高度标准化的,不允许大家做很多的变化。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看在哪个层面上说,如果是讨论支付清算看后端,如果讨论应用要看前端。在中国,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脱节,比如说像我们今天的会议清一色都是金融机构或者是第三方机构,但是没有做用户界面的公司或者是没有做电子商务的公司来参加,更多谈的是后台处理和交易结算,跟前端会有一点脱节。

    不同的企业在中国做移动支付,大家都试图多做一些。所以很多公司,包括像商业银行在做客户端,是在多做一些事情。同时,银行也要去开发一些网关的产品和社区的产品,这样使得任何一个在产业链上的企业都需要做比较多的事情,才能去提供一类服务,这样的重复建设和成本其实是非常高的。

    在讲到支付交易的时候,刚才主持人说到无论是2000多亿美金,还是以后的1万亿美金,到最后其实就是交易手续费,但是这个交易手续费是非常有限的,虽然能培育一些企业,但是未来可能也不过五到十家而已。所以我觉得做纯粹的第三方支付,其实是比较有难度的。关于商业模式,如果只在支付和交易处理方面,是收益非常低的模式,到最后肯定生存很难。目前的移动支付行业受制于传统手续费盈利模式的局限性,大量企业密集分布于支付与清算单一性业务领域,整个行业的发展容易陷入无序竞争或竞争白热化的状况,面临“赔本赚吆喝”的尴尬局面。支付企业应当在做好支付、清算等业务的基础上,聚焦于用户服务和用户需求,根据各自的优势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支付外增值服务。

    主持人:谢谢张总,你刚才引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移动支付和应用的结合。你的话让我想到国外应用的案例,就是星巴克。如果你拿着一个手机进入到星巴克里面,它会自动在你手机里面推送当天的优惠券,如果你感兴趣用手机就可以支付领取咖啡,这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从消费者进来到满足他的需求,有应用出现,到形成支付,再到拿到产品。由这个我想到了几位专家都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意见,在我们国内这种闭环是不是已经出现了,或者什么时候这个闭环在产业链普及开来,这个需求真正的引爆点在哪里呢?

    张斌:我觉得现在产业之间交换的语言还没有完全形成,大家都还在讲各自行业的语言。所以能够达成比较深度的共识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去做,他的投入产出比相差的很多。再有我觉得在中国的爆发点,想要有比较好的爆发,必须有相当量的投入和产业合作。包括像建TSM平台,包括涉及到做SE的技术,还有做现场支付,这些都需要形成相当的融合平台。其实我们最近在提融合平台的想法,这种共同语言和融合平台达到一定程度,爆发点将出现,并推动更多应用的繁荣发展。

    同时,虽然大家都在热议智能手机,实际上目前移动通信市场的存量用户中,80%以上的用户用的不是基于安卓的、塞班系统的、也不是基于Windows等的智能手机,还是在用功能手机,对这些用户或者是企业客户能够提供一个好的语言界面和好的融合平台,这是盈利的关键。在这上面可以做很多增值服务,仅仅简单的大谈特谈智能手机,企业最后一定会陷入财务困境,因为现金流不理想,而投入很高。最后赢的人不是你,可能是苹果或者是其他人。

    我前面讲,iPhone是一个极端,安卓是另外一个极端,它过于开放了,过于开放就意味着这里面也很难做。所以我们最近讨论一种叫做半封闭的产业链,能够形成一个半封闭的产业链,对参与各方都会有一定的收益,但是又不至于过度的封闭,也不至于过度的分散,使得收益模式无法形成。

    就行业语言来说很关键,为了减少产业链各方不必要的沟通和磨合成本,移动支付产业链各方应主动学习与了解其他参与方的业务知识与技术,搞通信的需要对银行业熟悉一些,或者是搞银行的需要对IT熟悉一些。我们在座的都是企业的负责人,要么自己花时间去学习,或者是团队去学习,能够在团队内部形成一个共同语言,然后才能跟各种合作伙伴形成语言的平台。

    尽量开放是支付清算行业发展的必由之路,所以我想发放牌照、成立支付清算协会都是需要一个开放环境。在这个开放环境里面,从以前的纯封闭式走向逐步的开放,这种半封闭,半开放的方式可能比较适合中国支付行业的现状。包括涉及到以前我们所说的钓鱼网站,还有诈骗短信,我们也深有感触,在这方面乱了以后代价很大,同时使得能够按照规则做事的企业代价也同步上升了。把比较封闭的产业再走向逐步的开放,必须适合今后的发展环境。央行以及支付清算协会作为产业链的协调监管机构严格把控产业链准入,产业链各方进一步开放合作,推动移动支付行业实现标准化、共赢式发展。

    张宽海:在一个新兴的产业链,我认为它不是现成的需求,有时候要推广,如果要推广成本就非常高。手机支付我也应用了两年多,实际上它是多网络、多平台,有时候不是一方的问题,可能是后台另外一个系统的问题。消费者一旦支付的时候,支付本来已经成功了,但是它说你超时,你再付一次就是二次付款,后来我查我的账户付了两次。所以我不大同意手机移动支付,今年一定要限制,否则不安全。在我们国家的体制下,你没有反馈信息,法律法规怎么去保障,出现了纠纷怎么去查,各方都推卸责任。如果消费者经历了这个,他第二次再用几乎不可能。由于产业链环节比较长,所以涉及到方方面面,谁来担保,在搞支付宝项目的时候,支付宝间接和无意识的使用了网上信用担保的模式获得了成功,在网上不谋面的商家和消费者天然存在互不信任,这是虚拟世界本身的固疾。所以有一些商业模式要考虑,现在我的基本观点不是技术上的问题,很多是没有盈利的商业模式。大家都在投入,大家都看到今后发展美好的前途。电子商务现在知名网站之所以成活和发展,都是在2004年是一个转折点。所以手机支付要找到盈利的商业模式,可能五到十年才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所以我希望把眼光放在年轻一代的身上,这个代价就很大,靠你一方做是非常困难的。

    唐彬:苹果上有很多交易非常方便,也非常安全。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关心的不是模式问题,当然模式很重要。需求已经在了,我还是回到上下游的链条上,这跟张教授讲的模式是一个道理,创造利益有需求才能创造利益,你把需求做的好一点,用户体验好一点这很容易,有需求就有人掏钱。安全我认为也不是问题,十块钱、二十块钱也用不了淘宝的担保,所以需求不是问题。商业模式的问题是利益分配问题,利益怎么分配,这个问题我解决不了。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帮助我们的商家,帮助他收到钱,我先把这个做好。

    因为需求足够大,意味着这个行业的价值是足够大的,现在关键问题是怎么分配,因为分配不好有人不愿意创造利益,有人愿意当老大挡住了发展的潮流。如果让运营商主导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就会创新乏力,所以苹果和Google带来了新思维,所以要看新兴力量。移动支付的力量一定是新兴力量,可能不是银行,可能不是支付公司,可能不是运营商,可能是新的力量,我们要开放心态看它的发展。

    主持人:今天很多嘉宾给我们展现了移动支付未来新的思路和产品,就着这个方向,请几位专家给我们讲讲,你们怎么看待未来的支付市场的发展,包括从技术层面、产品层面,甚至商业模式层面给我们做一个展望。

    Marc Kekicheff:我希望将来会有更多新鲜的事物产生,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和看待这个问题。首先确实需要一个很好的平台,如果说我们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在移动方面首先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客户群,有一个需求。接下来我们就去解决一些安全性这方面的关键问题,将来怎么能够以安全的方式下载一些应用,让这个平台更加的可靠。

    其实我自身并不是特别担心商业模式,我觉得其实像其他的产业也是一样的,都会经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最终都会找到一条适合的模式。消费者他们可能更关注拿的终端,然后用这样的设备,是不是真正能实现安全可靠的交易。如果我能够用一个手机很轻松的键入到这个闭环的体系里面,我觉得对消费者来讲也是比较有吸引力的支付方式。我不知道我儿子那个时代他们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相信未来这些新的应用的出现需要一个开放的平台和安全的平台,他们才能够更快的向前对进。

    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他们可以和其他移动设备相连接,然后进行支付。你可以在美国用移动的支付方式去买匹萨或者买护理的服务,他们之后会给你寄过来发票,这些具有移动支付的特性。在发展中国家你可以在没有基础设施的地方用移动支付,在这样的区域可能发展的更快一些。我觉得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可能不太一样,现在我们最应该关注的就是小额方式,还有一些监管,可能很多地方没有办法很好的监管。但是如果你有一个比较好的体系,其实这样一种移动支付,它也可以进行反洗钱等等这些非法的操作。我觉得移动支付同样是从现金到电子支付的过程,不需要用支票过渡了。

    主持人:移动支付市场不仅仅解决小额支付的问题,更大的程度真的让我们把现金的交易尽快消灭掉,真正变成电子化的交易体系。我们今天是一个开放的环节,各位专家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接下来我们把时间留给在座的嘉宾,大家有什么问题想向我们台上的嘉宾提问吗?我觉得心里还是有问题的,可能还是想私下交流,既然这样就到了总结发言的阶段,请各位嘉宾用两三句话对我们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做一个总结和展望。

    唐彬:我认为移动支付是天然个性化的工具,应该说移动支付是线上线下无处不在的,我非常看好它。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价值链,所有想当老大的公司,最好想清楚谁也不要当老大,让用户当老大,这个市场就有希望了。

    张宽海:移动支付毕竟是一个支付工具,我觉得支付工具对消费者来说他有选择性,手机肯定有不可替代的优点,一般都是机随人在无时无刻都可以,这是其他工具不可替代的。从长远来讲,它必定有广阔的发展天地,所以祝愿中国移动支付一定会走向辉煌的明天,最终三至五年可能会开花结果,结出丰硕的果实。

    Marc Kekicheff:手机可能会给我们很多好的方式,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也包括做支付,甚至有些功能现在都想象不到。所以我觉得中国市场像我们刚才所说的有非常巨大的潜力,所以我深信不疑。中国可以吸取国际好的经验,我来过中国几次,我们也确实应该彼此相互合作,用同样的标准,同样的安全透明的支付方式来做。

    张斌:我觉得虽然说今天的题目是移动支付,但是我个人认为移动支付跟互联网支付、电话支付、电视支付其实是很难割裂开的,在今后会有很多互相结合的地方。在今后五到十年,移动支付包括互联网支付,或者是电话支付,主导机构还是金融机构,还是像商业银行为主体的支付力量,金融机构将主导移动支付发展的速度、宽度和深度。

    实际上机会非常多,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面向用户的“最后一米”也是移动支付行业乃至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发展的机遇所在。所谓面向用户的“最后一米”,就是用户服务触点,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用户服务和用户体验。包括像移动运营商、手机厂家和软件公司,这里面机会很多。想把整个产业链全部都能吃下的企业,几乎是没有的。

    如果企业很擅长做前端或者是后台的一段业务,能做到很好,也会很有收益。我觉得今后五到十年,我们在座的很多企业都会往这个方向演变,但是很难说在几个领域都能做的非常好,就是看企业在某个部分能够做好。面向用户的“最后一米”为支付企业的业务模式创新以及多元化发展提供了许多机遇。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