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专题报道

创新与人民币的崛起——SWIFT公司亚太区总裁Eddie Hadad在第六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的演讲实录

发布时间:2017-11-17

 

今天的演讲分为三部分。首先我讲一讲现在人民币在当今世界所处的位置。再就是我会在跨境交易的创新进行整体阐述,讲一讲跨境的交易现在发展的情况,以及我们采取的行动。最后介绍一下SWIFT在中国的一系列的业务。

首先,我讲一讲人民币的地位,有两个层面。首先,我们在多伦多发布了最新版的人民币追踪系统。在我们的系统中,我们会对人民币进行一个实时的追踪和总结。大概每两到三天,这个世界相当于GDP总额的价值就会通过我们的系统进行处理,并且在世界主要的经济走廊,我们所处理的金额价值数量也是十分巨大的。

我介绍一下人民币最新的动态和所处的地位。人民币的崛起,是否是一种不可逆转,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它会跟各个层面,以及各个国家产生越来越多的交集。人民币在亚洲的影响力是十分巨大的。但是如果到了亚洲以外,离亚洲越来越远,对于人民币的主导地位的质疑声会越来越大。这就是人民币追踪系统所作出的一个总结和数据对比。我们主要探讨这个问题,人民币的使用是否进入了停滞期?我们对20159月份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份额进行一个统计。并且跟20179月份人民币的份额进行了对比,2015年的时候是2.45%2017年的时候是1.85%。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份额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我们可以看到,排在人民币前面的包括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其中也需要考虑到国际并购的因素,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份额这方面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和上升潜力。

英国电讯报的一则标题,非常地醒目,说美元持续70年之久的统治地位将要结束了,很有可能全球主要货币的地位就落到了人民币的肩上。事实上,目前还是生活在一个美元化的世界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和加拿大发起,在中国香港结束的人民币支付,最终是在香港进行清算的,金额占比达到93.7%。美国的经济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的份额,其实应该跟它经济的份额相匹配,也就是说人民币的发展还是有很大前景的。美国占世界GDP25%,但是从价值上说它的支付行为的使用份额为40%,中国占全球GDP15%,但是它的份额还不到2%

我们看到人民币对香港的金融地位的依赖程度非常高,根据我们的观察,在每家发起的,在中国香港结束的人民币支付的中间机构都是排名前几位的。但是在整个网络下所使用的国际货币来说,占有的份额还是很小的。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系统和网络之下,美元仍然是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人民币的扩张事实上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中国最近推行“一带一路”的政策,中国以南的地区是重点一带一路推动的地区。所以说,“一带一路”对于人民币的地位地提升,对人民币的崛起也是一种推动的作用。在中亚地区,以及中东地区,我们布置了七个主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刚刚各位演讲嘉宾都提到了金融基础设施,事实上它确实是存在着的。我们涉及人民币、美元或者多个货币篮子之下的网络,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要去深入地探讨,究竟人民币发生了什么变化和目前的状况和地位。我们需要从经济走廊的层面去分析人民币扮演的作用,以及在世界上所占据的地位。我之前跟我同事说,我想要一些中国跟非洲的金融交易流的状况。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推进,对于跟非洲这种发展中的大陆的业务,会逐渐地提升,所占据的份额也会逐渐提高。

接下来,我讲讲有关跨境支付的创新。我们公司可以迅速地处理信息,会收集到这些信息,而对于客户的成本只有两、三美分。我们所处理的这个交易额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所连接的金融机构企业和市场基础设施达到了1.1万家。我们的支付过程也可以在几秒内,在两三天内,相当于全球GDP总额那么大的业务通过我们的系统进行处理,而且我们针对全币种进行处理。我们在金融科技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并且对于金融科技进行了大规模地宣传。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技术是没有问题的。比如我们对信息处理进行加密,在技术上这已经不是难题了。我们会对整个流程的管理,从银行到企业,对终端之间的数据的流通,以及支付的处理过程,这个技术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在中间处理的过程当中还会有一些重点的问题,包括外汇、单据、金融服务条例执行等等,这些合规性也是需要关注的。因此,我们开发了GPI(全球支付创新)的技术。我们所有银行的基础设施,我们把它都嵌入到了我们的系统当中。如果银行要进入到我们的创新支付服务体系当中,就必须要遵守我们相关的系列协定和一系列的规矩。他们必须是我们的成员或者观察员,比如说这些都是我们所需要的基本的要求,这个银行必须要清楚支付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发生的过程,要有一个全面的掌控和了解。尤其是对于跨境业务的扩张,我们的技术也会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我们能够从端到端进行支付的跟踪,我们会大规模地广泛改变支付与贸易与供应链金融的联系方式。我们可以把出口建议和潜在的支付联系在一起,还包括资金调度工具,比如说信用证,我们将最新的技术融入到了GPI中,目前正在GPI服务开发的第二阶段,我们跟新加坡也进行了合作,进行了金融科技的联合开发,我们现在都是处在技术最后一公里的进程当中,都在最后的阶段。

我们会鼓励开放的合作性创新。对于技术,我们会跟客户进行接洽和沟通,会重视他们的反馈,来看看究竟他们是否会引用这种技术。当然这个过程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我们在不断地去改进这种业务。这个就是我们公司的一系列的重点的数据,我们的GPI服务,支付创新的服务是实时的,并且我们对金融业也会全力以赴,增长的速度也是很快的。现在我们有110多家银行加入了现在GPI的项目,总共占SWIFT跨境支付的75%,使得支付得以进入224个国家和地区,也有更多的银行在寻求加入我们的体系和网络当中。通过GPI的支付占据非常大的份额,我们在全球交易银行中,有50家制定了GPI的实施计划,其中有20个是有效的,而且目前这个数量依然在增加。今天最大的GPI服务的经济走廊,就是中美的经济走廊,这也是我们业务的一个重点。可以说,中国占据了我们SWIFTGPI服务项目的巨大份额,这些都是来自中国的银行,而且这些中国银行GPI的计划目前都是有效的。所以我们考虑到中国在SWIFT的全球支付创新的项目当中占据巨大的份额,所以也会非常地重视中国的市场,因为这个市场随着它的规模越来越大,复杂性与日俱增。所以我们看到,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融入到我们的体系和设施当中。

最后,介绍我们公司在中国的发展情况,我们要接受中国央行的监管,我们也会对当地的客户支持服务进行本土化的处理,我们会跟中国主要的金融机构保持合作关系。我们也会跟当地的市场基础设施保持联通,比如说通过银行的支付体系来推广我们的业务,我们也会收集中国企业的相关数据,对于标准的制定,我们都会去重点地关注。还有在信息处理的过程当中,对于数据的转移,数据的收集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的业务。中国是我们全球第12大的市场,接下来的五到十年当中,我们会针对具体的国别,会重点提升针对中国的项目和业务。我们有一个客户安全项目。我们看到银行被劫持,被黑客攻击。黑客他们都非常地聪明,总是能够找到金融基础设施的空子,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可能就能够把银行里的资金从银行系统当中截取出去。我们也希望能够让SWIFT的用户,能够对于这种潜在的风险,以及这种比较严峻的局势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最重要的就是银行的金融体系,要做到很完备,这样才能保证用户资金的安全性,让犯罪分子无机可乘。

所以,我们在安全方面,在加强管理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尤其是加强终端的安全。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去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金融交易环境。我们也希望各个相关方都能够互相之间进行检查、监督和帮助。无论是市场基础设施还是国有企业,还是金融机构,都要对安全的过程负责,对于安全他们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贡献。要对这个过程进行掌控,可能未必会百分之百地进行掌控,但是要积极地努力,尽可能地去保障安全。

(以上内容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