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文字报道

王信 等:现金需求判断及影响因素

作者:王信 郭冬生「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王信系局长」来源:《中国金融》2018年第11期发布时间:2018-06-12

随着数字经济和银行卡、手机支付等非现金支付的快速发展,许多国家和地区现金日常使用下降,不少人认为现金正走向消亡。但实际上,多数国家和地区M0/GDP在持续上升。近年我国M0/GDP不断下降,但M0仍持续增长,每年现金净投放达几千亿元,波动较大。放眼全球,现金需求和供应对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金融仍具有很大的影响,“现金消亡论”无疑言过其实。

现金规模的国际比较

研究人员常用M0/GDP考察现金运行。十多年来,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M0/GDP都在持续上升。奥地利央行经济学家克莱门茨•亚布斯特(Clemens Jobst)和赫姆特•斯迪克斯(Hemut Stix)研究了2001~2014年美国、欧元区和瑞士等72个经济体的M0/GDP数据,发现该比例的中位数上升了13个百分点,其中一半以上国家和地区提高了10个百分点。国际清算银行(BIS)工作人员研究了该行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24个成员以及其他22个国家和地区2000~2016年的M0/GDP数据,发现多数国家和地区的该比例从7%增至9%。其中,中国香港和日本增幅最大,分别达9个和7个百分点。CPMI成员的ATM数量从2007年的0.4台/千人增至2016年的0.6台/千人,增幅达50%;现金取款量占GDP比例也从12%增至20%。BIS报告指出,虽然电子支付使用日益频繁,但绝大多数国家现金需求仍在增长,“现金消亡论”缺乏事实依据。

与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情况不同,近二十年我国M0/GDP持续下降(见图1)。2008年M0/GDP已降至10.71%,国际金融危机后,M0/GDP仅在2009年略微反弹至10.96%,此后继续下滑,直至2016年的9.18%。我国M0/GDP在2000~2016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

我国M0/GDP总体趋势下降似乎印证了“非现金支付快速发展导致现金需求下降”的观点。但仔细分析,M0/GDP变化受多种因素影响,不一定能准确反映我国社会现金偏好变化。

M0/GDP可分解为:(M0/M2)×(M2/GDP)(式1) 

由式1可知,M0/GDP受到M0/M2与M2/GDP的共同作用。2004~2016年,我国M0/GDP从13%降至9%,但M2/GDP从157%升至208%。M0/GDP的下降主要源于M0/M2以更快速度下降,即M0/M2从8.5%降至4.4%。其间,M0一直在增长,年均增速10%,但M2扩张速度更高达16%。M2较快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基础货币较快扩张。2004~2016年,我国基础货币增长4.2倍。由此可见,我国M0/GDP持续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基础货币快速扩张。

相比之下,2004~2016年美国广义货币(M3)扩张相对温和,M3/GDP从71%升至90%;M0/M3基本平稳,从8.2%略升至8.7%;M0/GDP从5.9%增至7.9%。可见,美国M0/GDP上升,是M0/M3和M3/GDP共同上升的结果,且M0的增速高于M3和GDP增速。  

因此,我国M0/GDP持续下降,并非单纯现金运行问题,而是央行货币政策操作、整个货币供应以及宏观经济运行的综合反映,不能由此简单得出我国现金使用偏好下降的结论。

事实上,我国现金绝对量仍维持较高水平。2000~2017年,我国M0持续上升,从14653亿元升至70646亿元,年均增幅近10%(见图2)。同期,美国、欧元区和日本M0年均增幅分别为6.4%、8.1%和3%。可见,我国流通中现金运行趋势与美国、欧元区和日本基本一致,我国的年均增速略高。

从现金净投放情况看,2001~2010年我国现金净投放加速增长,2011~2017年大幅波动,近五年现金净投放年均达近3200亿元。2001~2017年,美国现金净投放基本保持增长态势,从505亿美元增至1050亿美元,年均增速6.35%;欧元区现金净投放波动较大,每年基本在300亿~700亿欧元;日本现金净投放基本在10000亿~50000亿日元。

因此,单以M0/GDP作为判断现金需求变化依据是不充分的,还应结合M0、现金净投放等指标综合分析。

影响现金需求的主要因素

根据凯恩斯货币经济理论,现金需求可分解为交易需求、预防需求和储藏需求,主要是为了日常交易,应对不时之需以及作为价值储藏。

实际生活中公众持有现金的动机难以区分。为便于研究,BIS研究人员假设大面额现金主要用于价值储藏,小面额现金主要用于交易支付。该研究人员将75美元作为大、小面额现金的划分标准,以现金总量、小面额现金量和大面额现金量分别占GDP的比例为因变量,央行基准利率、对金融体系信心、人均年龄以及人均GDP为自变量,对近20个国家和地区2001~2016年相关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分析结果表明,央行基准利率对现金需求总量和大面额现金需求量影响显著,但对小面额现金需求量影响不显著;人均年龄与现金需求总量和小面额现金需求正相关,年轻人更喜欢使用电子支付,而老年人更习惯使用现金;人均GDP与现金需求总量和交易性现金需求负相关,国家越富裕,现金需求越少;对金融体系信心对现金需求的影响不显著。BIS研究人员还发现,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多数发达国家现金需求增长更多源于价值储藏动机,而非交易支付需求。

亚布斯特和斯迪克斯使用2001~2014年美国、欧元区和瑞士等72个经济体的相关数据,建立现金需求面板模型。其分析结果表明,收入和利率对现金需求具有解释能力,但低利率只能部分解释现金需求增加,2007年后现金流通量增幅如此之大仍有待解释。他们也认为,交易需求只占现金需求的很小部分(发达国家交易需求占比仅为15%),价值储藏需求是决定性因素。对于低利率、金融恐慌对现金需求的影响可能还需要深入分析。

从我国情况看,近年拉动现金需求的宏观经济因素主要包括GDP和居民收入增长等。除此之外,我国现金需求还受其他因素影响。

一是非现金支付。非现金支付快捷方便,安全性也越来越高,对日常小额现金支付具有较强替代作用。2017年,我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608.78亿笔、金额3759.9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8.59%和1.97%。其中,移动支付增速更为迅猛,2017年金融机构受理移动支付业务375.52亿笔、金额202.9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6.06%和28.80%。与此同时,全国现金投放回笼规模有所下降,2017年人民银行发行库现金出入库金额13.45万亿元,同比降低5.1%。虽然我国非现金支付迅速发展,但现金仍是重要的支付工具,老年人以及农村地区人口仍在大量使用现金,每年春节、国庆等重要节假日前均是现金投放旺季。2018年元旦至春节,全国发行库净投放现金超21000亿元,规模达2017年底流通中现金的30%。

二是各类金融产品收益率。金融产品利率是持有现金的机会成本,利率上升对现金需求有抑制作用。BIS的回归分析表明,持有现金机会成本与现金需求,特别是价值储藏需求具有负相关性。在很多人看来,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和理财产品收益率是无风险利率。近些年我国商业银行存款年利率近2%,理财产品收益率更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现金需求。我国正在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和强化金融产品监管,可能会出现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差异化,打破理财产品刚性兑付预期,这对投资者心理和行为将产生复杂影响,进而影响现金需求。

三是地下经济和避税等行为。现金交易具有支付条件要求低、匿名、无痕等特征,容易为地下经济活动、避税和行贿、洗钱等非法活动所用。地下经济及违法行为涉及的现金往往具有大面额为主、金额巨大等特点。国内外关于贪腐官员、黑社会分子家中起获巨额现金的案例屡有报道。研究表明,2007~2016年,美国、日本、英国等19个经济体的流通中大面额现金量占GDP的比例从4.5%增至6%,小面额现金量占GDP的比例从2.5%仅增至3%。2016年美国、日本、瑞士、韩国和中国香港的大面额现金量占现金流通量的比例都超过75%,欧元区、印度、加拿大和新加坡该比例在50%左右。我国流通中现金(包括商业银行业务库数据)券别结构变化情况类似。2017年底,100元纸币流通金额占流通中现金比例为87%,20元及以下面额占比仅9%。2008~2017年,100元流通量从3.2万亿元,增至6.7万亿元,年均增速8.5%;20元及以下面额从3500多亿元,增至6600多亿元,年均增幅7.4%,低于100元1个多百分点。2008~2017年100元对流通中现金增量的贡献率达87%。根据2017年现金使用行为抽样调查结果,我国有相当部分现金去向难以解释。这与其他国家情况类似,可能与地下经济、违法违规行为有关。

综上所述,现金短期内不会走向消亡,它仍是重要的支付工具。因此,有必要加强现金需求研究,进一步掌握现金流通规律,促进现金高效流通。现金需求的影响因素复杂多变,现金交易无法追踪,缺乏相关统计数据,现金问题研究难度很大。为做好现金需求研究工作,应加强现金统计监测基础工作,丰富现金相关统计指标,做好商业银行业务库现金数据统计,掌握流通中现金情况;应运用新的研究方法,可尝试现金日记方式,记录随机人群一定时期内的交易支付行为,分析现金交易和持有行为特征,从微观角度研究现金需求;完善现金使用行为抽样调查,扩大样本数量和抽样范围,更多体现城乡和地区差异,提高样本代表性,为分析公众现金使用行为提供科学基础。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