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文字报道

蔡洪波:新时代农村支付环境建设

作者:蔡洪波来源:《中国金融》2018年第18期发布时间:2018-09-30

近年来,人民银行在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方面注重顶层设计、强化基层落实,取得了显著成效。目前,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已经成为农村金融繁荣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手。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探索之路

从顶层设计来看,早在2006年,人民银行就关注到支付体系在城乡发展的不均衡问题,下发专门指导意见,提出了改善农村支付结算工作的基本要求。2009年,人民银行进一步明确了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指导思想和总体目标,采取的措施更为具体和可行,特别提出了农村支付环境示范县建设。2014年,人民银行针对助农取款服务点建设、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和手机支付业务等出台了相关政策措施。

与此同时,人民银行还分别结合不同时期农村支付服务需求,作出了四项重要支付安排:2005年底,针对农民工汇款到家难问题,组织在贵州试点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并以此为基础在全国范围分批推广;2006年,批准成立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着力解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汇路不畅问题,促进了农村地区资金高效流转;2011年,全面推广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向借记卡持卡人提供小额取款和余额查询服务,解决农村支付的“最后一公里”问题;2012年,组织在20个省(市)启动农村地区手机支付试点,扩大农村手机支付应用。

在顶层设计指引下,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和行业市场主体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脚踏实地推动各地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在建设工作中,基本遵循了“着眼需求、由易到难、稳步推进”的工作路径。在应用场景上,表现为先在城乡结合部批发集贸市场推广应用非现金结算,再在田间地头、走街串巷式农产品收购中减少现金使用,最后过渡到进村铺设助农取款服务点,帮助广大农民便捷办理各类日常支付业务。电子商务兴起后,助农取款服务点与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站合作共建、资源共享,合力推动农村电商和支付服务普惠融合发展。在产品应用上,选择银行卡、手机支付和条码支付为主。为推广银行卡使用,在同步扩大农村发卡规模的同时,银行卡受理环境建设快速推开,受理终端从早期的普通POS机、电话POS机、移动POS机,逐步发展到农民金融服务自助终端、惠农通和智能手机等。在组织方式上,人民银行分支行广泛组织动员辖内市场主体,积极争取政府支持,形成市场主导为主、行政扶持为辅的工作机制。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成效显著

●农村支付服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账户普及率大幅提高。账户是各种金融服务的基础,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将账户普及率作为衡量普惠金融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截至2017年末,我国农村地区人口数量9.71亿人,个人银行结算账户39.66亿户,人均4.08户;农村银行卡数量28.81亿张,人均持卡量2.97张,实现了人人有户、人人持卡。

支付清算网络四通八达。长期以来,农村支付清算网络的接入机构大多为区域性中小金融机构,与全国性机构相比,其网络覆盖范围先天不足。多年来,人民银行积极支持这些机构扩大网络覆盖范围:一方面,与人民银行支付系统连接,打通与各银行间的跨行支付服务之路;另一方面,与全国性特许清算机构连接,打通农村地区中小金融机构间汇路。截至2017年末,农村银行网点数量12.61万个,其中接入人民银行支付系统的银行网点12.21万个,支付清算网络在农村覆盖率达96.83%;以参与者身份接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的银行网点44056个,基本覆盖农信社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

非现金支付方式显著发展。一方面,农村非现金支付方式的可获得性大大提高,受理终端星罗棋布。据统计,截至2017年末,农村地区网银、手机银行开通分别累计达到5.31亿户、5.17亿户,电子支付开通率高达54.69%。农村地区特约商户526.33万户,每万人拥有54.20户;ATM37.74万台,每万人拥有3.89台;POS711.49万台,每万人拥有73.27台;自助服务终端等创新机具18.24万台,每万人拥有1.88台。助农取款服务点91.4万个,覆盖村级行政区51.56万个,覆盖率达97.34%,村均1.73个。广布乡村的受理终端,使农村居民足不出(户)村即可办理基础金融业务。另一方面,农村居民使用非现金支付方式的意愿越来越强,业务量不断放大。20112015年助农取款笔数和金额增速均保持在80%以上。2017年农村地区银行机构网银支付金额达152.73万亿元,手机支付金额为38.89亿元。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社会效益突出

方便了农村居民生产生活。通过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农村居民可就近办理基础金融服务,可以省却往返乡镇或县市办理业务的时间。据统计,20102017年,助农取款笔数合计10.63亿笔,以每笔业务为农民节约交通餐饮费用10元和4小时计算,助农取款服务可为农民节约106.3亿元和42.52亿小时,社会效益相当显著。各种补贴资金打入银行卡账户后,农村居民可以随时就地取款或者通过条码支付,这种便捷性有助于推动农村地区资金循环流动,从而促进生产和消费。据统计,20112015年,助农取款金额年均增长82%(其中2015年的金额逾千亿元,同比增长105.84%);2016年、2017年的取款金额均保持在1100亿元以上。

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的兴旺发展。农村支付环境建设让社会资金进入农村的渠道日益畅通。统计显示,2017年,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和村镇银行通过大、小额支付系统办理支付业务576.8万亿元,同比增长6.8%;农村地区接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办理业务6.68万亿元,同比增长23.02%。资金的循环流转推动了农村地区商品流通、产供销的衔接和微观经济发展,促进了不同主体间的存款转化和贷款发放。此外,密集的资金流也可以反映农村居民的资金规模和生产生活状况,为金融机构的客户画像提供了大数据基础,有利于征信业务开展。由此看来,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农村金融繁荣的先导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手。

为全球普惠金融发展提供了经验。农村支付环境建设使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取得了实质性成效,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得到了国际金融组织的高度重视与认可。人民银行和支付清算行业相关市场主体受邀参与《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的研究讨论和起草制定工作,中国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的成功经验被融入高级原则当中,在国际上得到借鉴、复制和推广,对于全球农村地区支付业务和普惠金融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是一项创新性的制度安排,在实践探索过程中必然面临各种新问题、新挑战。

一是农村支付服务发展不均衡、不充分。一些偏远行政村的助农取款服务点业务量较少、维护成本较高,可持续发展面临考验;部分业务量大的助农取款服务点,其受理机具仅限于收单行本行系统内银行卡受理,尚未实现跨行服务,不利于资源集约化作用发挥;一些发达地区,移动支付等电子支付发展较快,而在一些贫穷边远地区,受制于农民长期偏好,移动支付认知程度还较低,推广应用还有待进一步扩大。

二是市场主体参与程度不充分。长期以来,主要涉农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农村支付体系建设工作,在优化银行网点布局、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创新三农支付产品、支付知识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其他一些市场主体也通过村镇银行、手机银行、淘宝村电商业务、智慧县域建设和微信钱包等渠道,大力推动农村支付环境改善。但总体来看,主要涉农金融机构投入相对较大,其他机构投入较小;支付宝、财付通等支付机构借助先进的科技手段和经营理念投入较多,其他支付机构投入较少。近年来,主要涉农金融机构长期深耕农村支付服务市场,通过走街串巷,努力把握三农支付需求,通过全方位资源倾斜提升三农支付服务质量,努力让农村支付知识宣传入脑入心。

三是扶持政策和措施不统一。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点多面广,投入大、见效慢,市场主体难免来了又走,机具布了又撤。为此,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做了大量工作,协调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扶持措施,对银行网点设立、自助服务终端和银行受理终端布放、助农取款服务点设置等给予不同程度的补贴,激励市场主体提高参与建设工作积极性,扎根农村支付服务市场,但各地补贴政策的统一性、连续性、均衡性均有待提高。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任重道远

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旨在促进支付清算行业实现城乡动态平衡发展,需要在城乡之间以及不同机构之间建立良好的协调机制,着力提高建设工作的连贯性,切实提高农村支付服务的可获得性。

一是坚持因地制宜找准工作新着力点。农村不同于城市,在农村拓展支付业务,必须立足三农实际,坚持三农思维,运用特有的信任机制来缓释风险。支付清算行业要进一步把握好农村经济社会的多元化发展以及日益丰富的三农需求,结合当前的乡村振兴战略,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特殊贫困群体,有针对性采取支付服务方面的解决方案。

二是坚持分类施策找准工作切入点。我国农村地区经济社会状况差别较大,支付服务发展程度不一,需要划分类别,找出差异,查漏补缺,分类施策,精准发力,努力解决好农村支付服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助农取款业务量大、服务点管理规范、手机支付和条码支付等新兴支付应用活跃、社区化管理连片的地区,支付环境建设的重点应放在安全支付技能提高、支付风险防范和支付场景再丰富等方面。在助农取款业务量较小、批发集贸市场现金交易较多,手机支付和条码支付使用较少的地区,支付环境建设的重点应放在非现金支付习惯的培育上。

三是坚持统筹协调形成工作合力。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方方面面,需要相关各方继续发挥好前期工作中摸索形成的“央行组织、政府推动、市场主导和社会参与”的良好工作机制。应借助乡村振兴战略意见实施,明确农村支付环境建设考核要求,动员组织更多银行机构积极参与建设工作,建立和发挥正向激励机制。对于长期深耕农村支付市场的机构,应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形式予以奖励。要鼓励银行机构总行或支付机构总部通过参与地方政府建设项目,拓展农村支付服务市场,同时将农村支付环境建设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考核项目,特别是要加快贫穷落后地区通讯设施建设,为农村支付服务“触网触电”创造条件。

四是做好现代支付知识的普及宣传工作。观念认识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支付服务在农村推广应用是否顺利,宣传教育需要先行一步。要通过广泛深入的宣传教育活动,使广大农村居民在观念上接受先进的支付工具,熟练掌握安全支付技能,培育防范支付欺诈的风险意识。


作者|蔡洪波「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董事长」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