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文字报道

易纲详解中国货币政策的框架

来源:新浪财经发布时间:2018-12-14

1213日,央行行长易纲出席《新浪·长安讲坛》,并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讲话中,易纲就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民营企业融资以及金融风险等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要注意风险在债市汇市股市之间传染的可能

央行行长易纲在《新浪·长安讲坛》称,今年的货币政策遇到了一些外部的冲击,确实是产生了一些影响。他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加强预期的引导,“特别需要注意风险在不同市场之间可能传染,比如说债市、汇市和股市之间的传染。”

基于此,他指出央行也在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在维持各个市场的稳定。“我们在调控货币政策的时候,特别注意了市场的流动性。”易纲说, 基础利率和基本利率没有变,但市场上最重要的七天回购利率下半年比上半年有所降低,可以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易纲在谈到考虑货币政策的过程中怎么样防范金融风险中称,“我们要健全双支柱调控的框架,使得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要互动,要相互补充。”

他表示,风险一个是市场的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的风险,比如说股市的大起大落,比如说债券市场的大起大落,或者说发生一部分企业违约造成恐慌。外汇市场上有可能外部冲击导致市场的预期不稳。而政策实际上是要防止这些风险在市场之间传染。

易纲特别指出,在考虑整个宏观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时候,还要考虑到信用风险。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它贷出去的款收不回来,就变成了不良资产,这就是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对于企业来说,它发的债还不了,它违约了,那就是信用风险。

比如说现在商业银行整体的不良资产率是1.87%,总体来讲是2%的水平,央行就要考虑这2%的水平中,今年有多少只债违约了,它涉及多少金额,这些违约的债占发债的比例多大,就要考虑信用违约的整个风险对整个市场的影响。

此外,还要考虑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易纲表示,影子银行是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比如说像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券商管理的一些资产、保险公司,它做的一些类银行业务,比如说资产管理业务,比如说同业业务,比如说资产证券化。这些影子银行都做了一个信用的转换或者说做了一个期限的转换,这些转换上跟银行的业务的性质差不多,但同时这些影子银行又没有周期严格的银行监管,也就是说它从资本充足率和其它的监管指标上没有遵照银行的监管,所以要考虑影子银行的风险。

此外,易纲还强调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在其看来,金融控股公司旗下涵盖了银行、债券、保险、信托等众多业务,这些业务之间的防火墙建设,风险隔离,都应进行重点监管。

同时,他还强调要完善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就是最重要的金融机构,我国进入全球的系统性重要性的机构一共有5家,分别是中、农、工、建四大银行和平安保险。”现在政策已经发出来了,明年我们就要开始做国内的系统重要性机构。对系统性重要性机构的监管特别重要,因为一旦它出了问题会有系统性重要性的问题,所以我们这方面的监管要加强”。

为何创设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易纲称,要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的支持工具,缓解股权质押的风险,稳定促进民营企业的股权融资。

但为什么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的贷款多,小微企业贷款少?易纲表示,这是由风险决定的。

他指出,有限公司企业可以破产,如果没有抵押品,破产后银行这个贷款就收不回来了。但个体工商户的贷款是个人贷款,这时个体工商户如果不还钱,他的房产和他的身家、家产都是要负连带责任的。所以,银行认为个体工商户实际上有点无限责任。

他分析称,由于商业银行害怕民营企业违约,导致民营企业的债券发不出去,那么企业的资金链可能就会出现问题,进而导致企业信贷会出现更大的问题,那么商业银行就更不愿意给企业贷款。此外,在得不到贷款的情况下,已经发放贷款的银行发现该民营企业存在问题后,还会催收贷款。

此外,债券市场相对公开,如果企业的债券发不出去,又会影响到民营企业的股票价格。由于民营企业多用股票做质押和银行贷款,只要股票一跌,那么贷款就更加困难,并且还会被商业银行要求补充抵押品。

易纲认为,债券市场是解决上述问题的一个突破口。“给债券提供保险,让民营企业的债能够顺利发出去。发出去以后就是一个好消息,商业银行一看债都发出去了,说明钱进来了,所以也不催它的贷款了。股市一看这个民营企业顺利发出债来了,股票也可能好转了”。

央行利用“三支箭”化解民企融资难

易纲分析称,最近一段时期,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比较突出。民营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是信贷、债券和股票。信贷渠道方面,今年民营企业贷款增长约百分之五,是比较低的。债券渠道方面,民营企业的债券融资有所减少。股票融资方面,民营企业的发行和募资也有所减少。

针对上述三个渠道的现状,央行设计了“三支箭”进行化解。首先是增加民营企业的信贷。“我们通过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通过调整宏观审慎评估的参数来支持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多投放一些贷款”。

第二支箭是针对目前民营企业债券不好发,设计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这个工具就相当于对民营企业发债做了个保险,使得民营企业的债可以发出去了”。

第三支箭是要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的支持工具,缓解股权质押的风险,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的股权融资。

易纲透露,最近已经成功发行了几十只民营企业债,“这个融资工具提高了民营企业信用,缓解了市场对民营企业违约的焦虑,使民营企业发债能够成功”。

但他也强调,该工具的设计是市场化的,“政策设计一定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尤其是要控制权力”。

下一步政策考虑包括四个方面

易纲介绍,改革开放40年来,只有少数几年通货膨胀比较高,在大多数年份里头,通货膨胀都是比较低的。过去这些年份都是2%3%的通货膨胀。历史上通胀率比较高的1994年到现在已经将近24年。

关于汇率问题,易纲表示,币值稳定方面过去也做得比较好,自从90年代中期汇率并轨以来,一直保持比较稳定。

“汇率并轨的时候是并到了8.7元人民币=1美元。人民币汇率并轨到现在,不管是兑美元还是兑一揽子货币,过去这20多年,实际上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和名义有效汇率(这指的是对一篮子货币的),我们都是升值的”。易纲说:“并轨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从8.7元升值到6.9元,兑美元名义上也升值了有20%”。

他认为,改革开放40年以来,特别是汇率并轨这20多年以来,保持了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中国的老百姓由此得到了实惠。

从整个资金的层面来看,易纲表示, 下半年融资的条件,利率的条件更宽松一些。反映在总量指标上,到现在为止广义货币M2的增长速度为8%,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9.9%,这样一个速度还是和实体经济的增长相匹配的。

他还提到,“过去20年中国的杠杆率增长比较快,特别是2008年以后”,易纲说:“20092015年杠杆率增长比较快,在这个过程中增长了大概100个百分点,也就是20072008年的时候,我们的宏观杠杆率是150%左右,到了2016年,宏观杠杆率增加到了250%左右”。

易纲称, 宏观杠杆率增长得比较快,也就是说借钱借的比较多,这一点也引起了监管部门和宏观调控部门的注意。“从去年开始,我们的杠杆率基本上稳定在250%左右了。现在宏观杠杆的稳定已经差不多八个季度”。而宏观经济杠杆的稳定,意味着GDP的增长和负债开始进入比较稳定的杠杆率,没有继续上升。

他认为,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下, 需要考虑货币政策的“内外均衡”。他说道: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但宽松的货币条件必须考虑外部均衡,也不能太宽松了,因为如果太宽松,利率太低,会影响汇率,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找到一个平衡点。而当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产生了矛盾,就要以内部均衡为主,兼顾外部均衡,找到一个最优的平衡点。

对于下一步政策的方向,易纲表示将考虑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做好预调微调,把握好度;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缓释信用收缩;三是发挥好“几家抬”的合力,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