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文字报道

周小川:构建“三段式”信息系统架构,在“公开”和“局部”中找平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19-01-11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银行成立70周年。40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中国金融改革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都取得了极大的变化和成就。1228日,在2018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从信息产业发展和信息架构角度,剖析了信息系统对金融行业的影响。

(以下内容未经本人审核)

“金融交易和定价大量都建立在信息系统基础上,因此信息系统架构跟金融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周小川表示,“金融系统很大程度上是信息处理行业。日常处理的资产90%都是计算机里的账户信息,属于信息的处理。另外,金融的许多工作,比如客户关系管理主要也是信息关系。”

那么,在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如何构建新的信息系统,又应该如何处理金融和信息技术的关系?

周小川认为,从银行和企业角度看,信息系统架构和金融服务主要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几乎所有重要信息包括金融信息、客户信息,都可以变成公共信息。 即银行开展业务所需要的信息几乎都可以在公共信息资源中找到。同时,由于信息交换要求,银行做完的业务必须上传到公共信息系统。在此情况下,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是松散的,不存在企业控制银行,也不存在银行对企业有控制力。银行和企业之间的业务关系服从市场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征信系统有高度重要性。但征信系统如果把很多中小微企业纳入,信息尽管都是共享的,但信息的真实性和基础是没有把握的,这就要求在这方面要有更强的建设。”周小川表示。

第二种模式是强调信息是局部的,即信息在具体银行和具体企业之间分享,多数并不上传公用信息系统,在这种模式下,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银行对企业有一定的控制力。

“银行在选择客户上比别人知道得更多,在金融业务、定价等方面都更有优势,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更紧密。在信息系统建设方面,并不那么强调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如果企业出了问题,银行一般倾向于先救企业,因为这是它的客户。”周小川表示。

第三种模式则是在前两种模式中取得一个平衡点。“一般来说,大型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融资主要靠股权融资和发债。债券市场是透明的,信息也都是公开的,比较像公用信息系统。对中小微企业,如果靠公用系统,是否最经济、是否有必要?他认为,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能够局部解决的就不用集中到最上层去解决。有可能的一种结构是大型公众公司依靠信息系统架构,而小型的、社区的、局部的企业和银行之间更多是比较紧密的关系,其间有一些不共享的特殊信息。”周小川表示。

此外,周小川还表示,信息产业的发展和冲击需引起高度注意。

“信息系统的发展导致信息技术成本大幅降低,存储量大幅增加。既然数据都可以共享,是否没有商业银行作为中介也可以?如果有商业银行,就需要各种传导机制,出现货币政策传导等问题,所以“脱媒”跟信息系统、科技演变和架构变化是有关系的。”周小川表示。

第一,如果所有东西都依靠处理共享信息来决定,也许金融架构就会出现明显的转变。信息尽管可以集中,可以实现低成本,但是存在刚才说到信息真假、信息牢靠度问题。

第二,信息有时还连着经济活动激励机制。经济活动的激励机制也不是信息系统能够解决的,而是通过价格机制进行传导的。

第三,传统计划经济中有关层级的考虑。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有中央、省级、市级、县级政府,以及镇、村等各个层次体系,如何实现有效传导,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四,即便是信息高度集中、共享成为可能,但还存在是否能够进行资源配置的优化计算问题。到目前为止尽管信息可以收集,但是是否能进行优化计算,也是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不能实现资源配置的优化,说明在机制上解决不了,还是需要向市场经济改革转轨。

第五,尽管说信息技术使得信息处理、传递、存储的成本大幅降低了,是否真的降低到了零,这也不见得,因为信息除了可以收集,可以传递以外,它还要把很多非结构化数据变成结构化数据,需要有大量的工作。刚才也提到了,出错也要纠正,这个成本也是很高的。

周小川认为,目前主流的声音是向信息共享方向呼吁,即建立大型的社会经济信息体系,建立强有力的、全覆盖的征信系统,中大小金融体系都可以访问该系统。但对这个问题需理清思路。应对当前经济形势,如果想把金融工作做得更好,需要“三段式”,两个极端模式,中间还有一些混合模式,关键是各占多大分量。

“现在经济波动是经常性的,行业转换与行业间的结构变化,特别是供给侧结构的演变比较剧烈,企业遇到困难需要转型,需要重组供应链的情况经常发生。有困难的时候究竟是有紧密的关系更好,还是完全松散的关系更好,这些问题还值得仔细研究。”周小川说。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