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微信公众号
文字报道

谢众:为人民币迈向国际注入新动力

来源:《中国金融》2019年第14期发布时间:2019-07-17

建设高度开放的债券市场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之一。开放的债券市场通过提供丰富的人民币计价产品,满足境外发行人的人民币融资需求,提升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意愿,强化人民币在国际范围内的储备属性。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清算所”)作为债券市场重要的登记托管结算基础设施,长期以来,积极服务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大局,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目标的实现。

服务债券市场,促进中国资产全球化配置

支持投资标的多样化。伴随着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创新发展,上海清算所为同业存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熊猫债以及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等20种创新金融产品提供发行、登记托管、清算结算、付息兑付等服务,极大地丰富了金融市场上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种类。目前,上海清算所服务的境外主体已涵盖外国政府类机构、国际开发机构、境外金融机构和境外非金融企业,多样化的人民币计价产品能够更好地满足其直接融资需求和资产配置需求,助推境外主体总体参与规模的显著扩大。截至20195月,境外投资者在上海清算所开立持有人账户845个,持有的债券余额达2752.57亿元人民币。境外机构累计发行熊猫债110只,金额达2081亿元人民币。

拓宽跨境投资通道。为了落实国家关于债券市场开放发展的总体安排和中国人民银行部署,在债券通及自贸区债券业务制度安排下,上海清算所切实履行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职责,为境外主体拓宽了投资通道。20177月,上海清算所实现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中央结算系统(CMU)联通,服务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托管结算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债券通提供登记托管、清算结算服务。与此同时,上海清算所通过实施多级托管和名义持有人制度,提供安全高效、全自动化的券款对付(DVP)结算服务,主动对接融合国际债券市场的开放思路,增强了境外投资者信心、提高了其参与效率。20169月,上海清算所正式推出自贸区债券柜台业务,实现信用类债券首次在商业银行柜台发售。近年来,通过制定自贸区债券业务配套制度,上海清算所持续服务自贸区债券的发行登记和清算结算,为境外投资人提供了资产配置新渠道。

提供丰富配套服务。为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上海清算所从多方面丰富面向境外主体的配套服务,改善其参与体验。在发行人服务方面,提供全部托管新发债券同步申请配发国际证券识别编码(ISIN编码)服务,并完成全部托管存量债券ISIN编码的申请配发;开发税收代扣代缴功能的技术系统,支持发行人履行代扣代缴义务;通过与卢森堡证券交易所探讨基础设施跨境合作,为债券通债券发行提供国内外同步的信息披露服务。在投资人服务方面,开发中英文单据服务系统,提供全套英文单据,便利境外托管机构、托管行、投资人业务操作;在提供债券估值服务基础上,对外发布中国信用债AAA级同业存单指数、中高等级短期融资券指数等一系列银行间债券指数;推进创新型跨市场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及银行间市场版ETF研发工作,为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债券市场提供更多跟踪指数的被动型投资新选择。

发展衍生品市场,提高人民币国际影响力

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工作之一是加强对人民币定价产品的培育,从而引导外资机构扩大人民币的使用。作为金融市场重要组成部分,场外金额衍生产品市场健康发展不仅是维护我国金融系统稳定运行、加强国内外投资者信心的需要,也是促进金融市场在定价和风控方面营造良好生态的重要手段。为此,上海清算所致力于建设一个交易活跃、产品丰富、双向开放的场外衍生品市场,不断提高人民币金融产品的国际接受度。

建立集中清算机制。从国际经验来看,一国货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衍生品市场,尤其是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发达程度。经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洗礼,国际上普遍认识到,更好地发展场外衍生品市场,必须建立中央对手清算机制(即集中清算机制),以方便市场参与者更好地对冲风险、节约资金成本,释放市场流动性。上海清算所作为危机后成立的全球第二家、亚洲第一家中央对手清算机构,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已逐步建立了适合我国国情的中央对手清算业务运行机制。目前,上海清算所实行分层清算安排,清算会员包括综合清算会员、普通清算会员和特殊清算会员,对市场参与者进行合理划分和聚集,更好地满足境内外参与者对人民币金融产品的个性需求。同时,上海清算所构建了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形成了以专业手段防范信用违约、多措并举保障流动性需求、以DVP机制消除结算风险、多重机制妥善处理违约、精细化运行风险管理、主动推动法律环境改善为内容的“六维安全堡垒”,筑起了场外金融市场的风险隔离墙,提升了市场参与者的信心,极大地激活了衍生品市场。自成立以来,上海清算所的中央对手清算业务量稳步发展,累计清算量已超过400万亿元人民币,涉及包括境内机构、美资机构、欧资机构在内的各类清算参与者。

创新衍生产品业务。为配合利率汇率市场改革,助力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定价权,上海清算所提供多项中央对手清算业务,覆盖利率、汇率、信用、大宗商品等各类衍生品。比如,20147月上海清算所推出人民币利率互换集中清算业务,是我国践行G20匹兹堡会议承诺的重要举措,也使我国成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率先实现利率互换集中清算的主要国家之一。同年11月推出外汇中央对手清算业务,产品范围包括人民币外汇询价远期和掉期等衍生产品。20168月,上海清算所正式将期限在一年内的美元对人民币普通欧式期权交易纳入中央对手清算业务,成为全球首家为场外市场外汇期权交易提供中央对手清算服务的清算机构。全面的产品体系和创新的领域,有助于增强金融机构主动管理利率、汇率风险的能力,培育市场化基准利率体系,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

优化配套服务体系。上海清算所一直以来重视市场参与者对业务开展的诉求,并以规范化、专业化的理念持续服务境内外清算参与者,吸引境外清算机构参与境内衍生品市场。一方面,完善制度安排,拓展境外机构参与清算业务。为服务美资机构参与人民币利率互换集中清算业务的需求,上海清算所专门在业务指南中根据美国监管要求新增了针对境外参与者的情况。另一方面,增强业务功能,服务市场更好发展。上海清算所提供的抵押品管理、一对多代理清算、合约压缩等服务,有利于完善市场分层结构、降低清算成本、提升市场参与度。

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功能,接轨国际市场

国际化的金融基础设施是人民币迈向国际化的基本依托和核心传导渠道。上海清算所自成立以来,高度关注国际市场的变化,始终以国际业务交流合作为抓手,积极开展与境外基础设施和监管机构的交流,争取理解与认同,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获取国际组织评估认可。国际上将金融基础设施符合《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PFMI)作为评价该设施安全可靠的重要条件之一。为此,上海清算所率先按照PFMI披露框架和评估方法开展自评估工作,并于20168月首次公开披露合规信息,并逐年更新。自201710月起,上海清算所进一步对照《CPMI-IOSCO中央对手方量化信息披露标准》,按季度披露包括风险管理、财务信息、系统性能、清算量等内容的量化信息,成为国内首家进行量化信息披露的中央对手方。同时,上海清算所积极配合参与国际组织开展的各项评估,获得广泛认可,有力地提升了我国金融基础设施的国际地位。比如,20166月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和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开展的PFMI实施情况一级评估,将我国中央对手方的评级结果提升为最高评级的第四档次,即“最终措施完全生效”,这标志着我国场外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方(即上海清算所)的监管环境竞争软实力与伦敦清算所等国际先进同业保持了一致的高水平。20175月,上海清算所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组织实施的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SAP)的国际评估,获得了风险管理安排整体设计良好的评价,进一步提升了境外参与者对我国金融基础设施的信心。

开展跨境监管认证。上海清算所作为国际化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很大程度上涉及跨境开展业务或为境外机构提供服务。无论是走出去还是引进来,境外参与者是否能够参与相关跨境业务、是否能够在资本计提上有所优惠,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境外监管制度的约束。为了消除境外机构准入障碍、降低合规成本,上海清算所主动出击、积极协调,持续努力向欧美等主要监管机构申请跨境监管认证。目前,上海清算所已获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颁发临时性注册豁免安排“不行动函”,据此可向美国清算会员提供清算服务,并与CFTC建立了信息沟通渠道。同时,上海清算所已向欧盟递交了第三国中央对手方认证申请,推动并协助中欧监管机构就等效监管评估进行协商,获得欧盟认可后可更好地为欧资机构提供清算服务。跨境监管合作,将更加便利境外参与者参与人民币计价产品的业务,更加便利境外监管者对我国金融市场的了解,在统一标准的情况下增进理解、形成共识,从而更好地服务境外客户、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加强境外交流合作。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离岸人民币市场相关清算业务快速发展。为了更近距离接触海外以人民币计价的衍生品金融市场,上海清算所在全球第二大人民币清算中心伦敦设立了办事处,以加强中英金融市场互通交流。同时,上海清算所还通过多渠道开展国际交往,搭建多边对话的国际性金融平台。上海清算先后加入了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国际资本市场协会、亚太中央证券存管机构组织等国际协会,并与德意志交易所、欧清银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伦敦清算所、明讯银行等国际同业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作者:谢众「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